但是如果这些公司和现金都是用在实业上

2020-06-27 13:08

在腾中重工的大门口,9名保安分两拨把守着大门入口处。不过,他们神情并不紧张,见到一拨又一拨的记者来访,从容应答,还能谈笑风生。一位在此呆了2年的保安说,这些年虽然工资收入没有多少增长,但也没有出现拖欠工资的现象,4月份的工资,5月5日刚刚发放完毕。对于记者们提出的采访要求,保安们一概以“上面要求不方便接受采访”为由回绝,只是建议记者们在上下班时间来看看,来证明他们所说的公司现在一切正常。

昨日,记者在致电腾中重工办公室询问李炎被立案调查的信息时,接电话的工作人员明确表示:公司一切经营正常,且强调公司现在与李炎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证券时报记者来到位于成都新津工业园区的腾中重工厂房外,一位自称小李的人指着腾中重工巨大的厂房说: “两天前就听说他们老板出事了。”小李说:“他们去年底还在新修厂房呢,不过,没听说工厂效益有多好,新津本地人很少去那里上班。”小李所在的化工厂与腾中重工仅有一墙之隔。

“李炎的问题恐怕不仅仅是经济问题,如果仅是资金链断裂,公司资不抵债,直接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就行了,用不着跑路。”有知情人士表示,“多年来李炎的一系列资本运作,资金运用神秘而复杂,但是如果这些公司和现金都是用在实业上,即便出问题也只是暂时的,不会波及很大;如果这些资金被用到其他方面又没办法查实,潜在的影响就会很大,对其他的民营企业老板来说,腾中重工的事件今后如何发展,都会保持高度关注。”

有关李炎的失踪还引出了另一条线索,即包括腾中重工在内的所谓“华通系”。有传闻称,包括德阳化工、德阳电子、旭光高新在内的多家企业均由李炎实际控制。其中,腾中重工部分资产遭法院查封,德阳化工停产,而旭光资源则在香港市场停牌,因其财务遭机构举报涉嫌造假。昨天下午,旭光高新公告称,公司与董事长张志刚保持联系,而张志刚也与大股东索郎多吉(即李炎)取得联系,后者称一切正常。

“现在的情况是,这些银行对腾中重工的贷款都还没有大规模到期,因此各家银行绝无可能将这些贷款归入不良贷款,因为这会引发银行内部一系列问责和追究。”上述股份制银行成都分行公司部负责人表示,“最有可能的是,在全力做好资产保全的同时,把这部分贷款归入关注类贷款,这样可以延后不良贷款出现的时间,因此此次事件应该不会影响到今年各银行的财报和考核。”

距离华通博物馆不到200米的地方,是四川华通投资。市场也传言,华通投资资金链断裂,危机四伏。证券时报记者登门求证,经公司前台工作人员一番电话咨询领导之后,最终表示拒绝接受采访。而记者在华通公司现场时,曾听到前台工作人电话回绝其他媒体的采访请求。

不过,证券时报记者围绕着腾中重工偌大的厂房转了一圈,虽然厂房修建得很漂亮,围墙也有铁丝网隔离,但透过围墙的窗户,依然可以看到里面的厂房车间空空如也。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银行的风险偏好肯定会下降。”上述负责人坦言,现在对大公司业务非常谨慎,“近年来一个突出的现象是,只要有官员出问题,就会牵涉一些项目,进而牵涉一批企业和老板,尤其是大的民营企业。”他还认为,年内成都地区的银行信贷都会收紧,银行宁愿不做业务,也会尽一切可能避免出现信贷风险,“乐观的话,至少明年局面才会稳定下来,在此之前,我们会选择观望。”

谈起李炎,人们的第一反应都是“腾中重工”,该公司是一家曾在2009年宣称要收购悍马的四川民营企业。目前,尽管从四川华通投资与腾中重工等公司的出资人上看,均已没有李炎的身影,但因李炎是华通公司的创始人,并控制着旭光高新材料,曾担任主席和非执行董事,资本市场也一直认为李炎是“华通系”的幕后掌门人。

针对腾中重工出现的问题,有当地银行业内人士认为,政府应该不会为这件事情埋单。“因为腾中重工是民营企业,政府接手的可能性不大。”该人士认为,“比较可能的情况是,政府出面协调,四川银监局召集各债权人商讨化解方案,并寻找有意接盘的公司。”他认为,目前最大的难题在于,腾中重工的盘子较大,短时间内要寻找到合适的接盘方不太容易。

证券时报记者在现场调查中还发现,与李炎关联较深的“华通博物馆”大门紧闭,并贴着多份查封公告书,分别来自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和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而“华通博物馆”的牌匾后面有李炎的签名和签章。

实际上,李炎掌控的资产还远不止上述公司。有知情人士昨天透露,李炎在甘肃兰州还有一家房地产公司,在东南亚某个国家还收购了一家银行。南都记者昨天查阅商务部网站发现,早在2011年7月,索郎多吉(又名:李炎)便向巴基斯坦著名的kasb集团下属金融有限公司投资4000万美元,而kasb集团也任命李炎为kasb银行董事长,并报巴央行审批。

四川省高院的告知书显示:本院根据(2014)川民保字第14号民事裁定书,于2014年4月30日查封被申请人成都华通博物馆位于成都市高新区科技孵化园9号园区的藏品抵押物。查封期限自2014年4月30日至2015年4月29日内,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对被查封的财产有转移、隐匿、毁损、变卖、抵押、典当、赠送等处分行为,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而在同时,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公告查封博物馆所有藏品,查封日期则是2014年4月22日至2015年4月21日。

旭光2009年招股说明书显示:索郎多吉,46岁,本公司创办人、主席、非执行董事兼控权股东。索郎多吉于2004年透过四川华拓间接投资川眉芒硝投身芒硝行业。自此,索郎多吉先生为川眉芒硝提供策略业务指引,包括获取g m p认证及生产特种芒硝。索郎多吉先生亦协助成立川眉特芒,为本公司的起步、设计、规划、建设及营运作出重大决策。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在华通投资采访时,遇到前来收账的供应商。该人士表示,他们的供货都是分期每月结账的,上一次货款本应4月下旬结清,但至今仍未收到款,当天亲自登门也未联系到此前的交接方。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津一位制造业领军人物在谈到腾中重工的老板时,对他的评价是“一个玩资本运作的人,从没有脚踏实地干过实业,出事情也不奇怪”。

“我们了解的情况是,有近10家银行对腾中重工及其关联企业有授信,农行是最大的一家,大概有10个亿。”知情人士昨天告诉南都记者,“农行的贷款大概占到1/3,其他的还包括工行、国开行、华夏、恒丰、浙商、乐商、渣打、重庆银行等。”他还表示,目前对涉案金额的说法有多个版本,包括涉及民间借贷10亿-20亿元等,都没有得到最终核实。“对腾中重工具体的涉案金额有关部门正在摸底核实,他们应该会掌握准确的数字。”

索郎多吉于2001年完成四川大学企业管理研究生课程,且于2004年完成四川电子科技大学管理科学及工程研究生课程,为高级工程师及高级经济师。索郎多吉先生分别自2006年及2005年起担任四川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的兼职教授及四川美术学院兼任教授。索郎多吉自2005年起出任自贡海外联谊会第三届副主席。索郎多吉为t opprom ise主席及迦腾高分子纤维有限公司主席。

对于资本玩家来说,资金链是其生命线。有传闻指,除了银行信贷,中投公司目前也持有旭光高新1.2亿美元的可转债,而李炎目前牵涉的各类资金规模在100亿元以上。其中,有传闻指其收购腾中重工、德阳化学,以及旭光高新赴港上市,都是为了巨额融资需要,并在获得资金后将资金抽走,挪作他用。

免责声明:

有知情人士透露,华通博物馆是华通公司原创始人李炎的私有文化产业,曾被看成是回馈社会的一项善举。馆内的基本陈列有书画、瓷器、汉代陶石、彩陶及明代陶俑等藏品。

一位出来办事的员工回答证券时报记者有关公司生产是否正常时说:“我们不知道老板是否出了事情,但大家都还在正常上班。”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2010年2月24日,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宣布,由于未能将悍马品牌出售给中国制造商,他们将“终结”悍马这一被视作为“油老虎”的汽车品牌。《纽约时报》网站当日报道称,四川腾中重工机械有限公司已经在一份声明中声称他们收回标书,原因是公司不能获得中国政府部门的审批。